东林寺安养院第一例助念往生记实

宗教佛学

浏览量:584

2021/3/22 21:35:02

8月上旬,东林慈善安养院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之中。5日下午,负责安养院工作的黄卓鹏师兄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王海棠老居士迫切寻求临终助念,不知安养院现在能不能够提供帮助。黄师兄将情况汇报给东林慈善功德会会长镜义法师。法师当即指示,要帮助王海棠老菩萨。 黄师兄等马不停蹄前往王海棠老菩萨的家了解情况。卧在病床的王海棠老菩萨说,我现在就要过去。此时已经下午5点半了,她的儿子肖传斌、妹妹王海定,便马上跟随黄师兄来到了尚未开张的、实施免费临终关怀的东林慈善安养院。考察之后,他们立刻和安养院签订了合同,决定将王海棠老菩萨送过来。 就这样,缘起了安养院第一例临终关怀的实施。(一) 8月6日早8点半,空气清新,气温怡人。王海棠老菩萨的亲属们将她送进了安养院的临终助念室。“阿弥陀佛”的念诵声开始在助念室响了起来…… 王海棠老菩萨去年9月因为胃病动手术,手术时方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整个胃部,最后不得不切除整个胃。每天靠吃一点点流食,由肠子吸收营养来维持生命。一个多月前,她已经不能进食,每天只能喝点水。生命的日子明显已经不多了。这位在2000年皈依的虔诚的老居士,开始四处寻找佛教临终助念的场所。此前一直未能如意,现在终于如愿了。 位于四楼的安养院助念室,素朴洁净雅致。瘦弱的王海棠老菩萨,面容却很端庄美好,时常嘴一动一动地跟随助念人员和念佛机念佛。 她老人家今年64岁。父亲是教师。她本人上过小学和劳动大学。有些文化,据说字写得很好。为人善良,年轻一些的时候一直靠做服装生意谋生。据她的家人介绍,王海棠老菩萨自皈依以来一直都很精进。她每天早上都要念经2个小时,其它时间,一有空就要捻佛珠念佛、或画格子念佛。多年来一直持诵《心经》、《阿弥陀经》、《金刚经》、《地藏经》、《无量寿经》、往生咒等。每到初一、十五以及佛菩萨纪念日,她总是到寺院上香礼拜供养。开始她吃花斋(食三净肉),后来开始食全素。在去年做过胃切除手术后,二个月前,今年的农历四月初八,她又专门求受了居士在家菩萨戒。 她的女儿肖传霞告诉笔者:母亲好虔诚,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让我们就念阿弥陀佛。去年的时候,母亲曾经做梦,自己上了阿弥陀佛的金色大船。就在来安养院的前一个晚上。母亲说,梦到阿弥陀佛接自己了,还有两道大金光。(二) 8月7日上午9点,黄师兄组织二十多位居士在助念室举办了洒净仪式。在李良国师兄和黄师兄的带领下,师兄们和王海棠老菩萨的妹妹儿子女儿等一起虔诚投入,仪式圆满完成。 李师兄将大陀罗尼被盖在了老人的身上。 从此时开始,临终助念开始实施24小时的做法。 功德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乃至王海棠老菩萨的莲友们纷纷投入到助念当中。繁忙的镜义法师在召开功德会各地联络处负责人会议的间歇,前往助念、关怀这种以心的付出所做的临终关怀是那样感动了王海棠老菩萨本来不信佛的子女们 安养院的临终关怀,包括3大项内容:一是生活护理,二是医疗护理,三是临终助念。其中临终助念是很重的一块,这项工作主要是由东林慈善功德会临终关怀助念团承担的。 助念团成立于今年3月份,镜义法师任顾问,黄卓鹏师兄任团长,李良国师兄任指导,九江志愿者武见萍师兄任事务长。此前助念团已经助念过4人。 为了落实好这次助念,事务长武师兄一个个电话和团员们联络,进行安排协调,黄师兄和她都为自己选择了任务最重的夜里0点到凌晨4点的时间段。 一向精进修行的武师兄,说起话来和蔼可亲、软语慰贴。看到王海棠老菩萨有时被病痛折磨得咬牙皱眉,在周围没有间断的念佛声中,武师兄抓住了老人的手,细声询问:“老人家哪里不舒服?”轻轻地帮助老人家按摩。老人曾发心在7日那天往生,但没有如愿。武师兄亲切地安慰老人:“人的寿数都是一定的,不要着急,要净心念佛,一心只想阿弥陀佛,静静地等待就可以了。顺其自然,以老人家您的愿心,阿弥陀佛到时一定会把您接走的!”(着海青者的武师兄以及助念团小志愿者) 助念人员中,有几位外地的志愿者,尽心参加了助念。 来功德会教授礼仪课、探讨东林慈善员工礼仪模式的志愿者杨书明师兄,是陕西行政学院的教师,他立志往生西方成就菩提广度众生,在西安就是一个助念团团长。王海棠老菩萨了解到这些,就告诉他:“我请你加持,一定把我送到西方啊!”杨师兄拉住老人的手:“老人家,往生西方主要靠的是您老人家的愿心和阿弥陀佛的愿力,我们只是增上缘。我哪里能够为您加持,是阿弥陀佛为您加持!您老人家一定要愿心坚定,只要您一心往生西方,一心记念阿弥陀佛,根据阿弥陀佛的48大愿,您临命终时一定会往生极乐世界。到时您老人家不要忘了,将来来度我呀,我们约好了!”王海棠老菩萨和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杨师兄的念佛声有很强的感染力,他总是能调动一同助念的人,而且最艰苦的深夜他的身影总是时常出现在助念室中。 来功德会参加各地负责人会议的广州联络处主任徐学敏师兄,因为要晚几天回广州,所以主动参加了助念,一有时间就出现在助念室里,甚至有时耽误了吃饭。 助念团的成员们基本都是在工作之余前来助念的。他们或跪或坐,虔心称念伟大的慈父阿弥陀佛,祈愿阿弥陀佛的加持,解除老人家的痛苦,祈愿阿弥陀佛的接引,使老人家顺利往生。印祖言:“临终助念,譬如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便可登峰造极。”所言极是,助念的功德意义也不可忽视。深夜助念的蔡报存、徐爱珍、徐学敏师兄助念团成员朱玲芬虔诚助念中主动来助念的志愿者汤先霞师兄等主动参加助念的一对老夫妻:孙忠义师兄和吴海荣师兄东林慈善门诊部几个医务人员利用休息时间主动前来助念助念过程中,大家还为老人家按摩(三) 8月10日下午,镜义法师召集功德会工作人员、助念团成员和其他参加助念的师兄们,共有约40人,一同在功德会念佛堂,确认临终助念的理念和具体实施做法(包括助念的语调速度),以便更好地做好这次乃至以后的助念活动。会议议题结束后,镜义法师便率领大家集体唱诵“阿弥陀佛”,大家虔诚放声,每个人都在为王海棠老菩萨加着意念,雄浑感人的唱诵回荡在驻地上空。 集体唱诵持续了将近10分钟,这时,安养院打来了电话:王海棠老菩萨在几分钟前(16点25分)往生了! 镜义法师当即带领众人继续唱诵,排着队伍前往相距不远的安养院。大家唱诵着阿弥陀佛来到了助念室。唱诵的队伍来到助念室内助念室门外的唱诵 王海棠老菩萨往生时,她的妹妹王海定师兄就在旁边。当时,她告诉妹妹:“我要走了,阿弥陀佛来了!阿弥陀佛来了!”接着就安祥地离世了。 王海定师兄此时可谓悲欣交集。姐姐的话和平静离世的事实给了她莫大的欢喜,也给了王海棠老菩萨子女和其他亲人们莫大的欣喜。王海棠老菩萨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非常孝顺,见到母亲被病痛折磨,早已心痛不已;在来安养院之前,他们还对佛教和西方极乐世界没有认识,所以思想上很矛盾,既希望母亲能留世,又怕母亲受折磨。母亲来安养院之后,经过师兄们做工作,他们都对佛教和西方极乐世界有了认识和信心,开始从心里祈愿母亲往生西方。因此,此时他们很是欢喜。 王海棠老菩萨的孩子们怎么获得这种认识的呢?那是在王海棠老菩萨刚来到安养院的时候,在某派出所任领导的儿子肖先生非常凄苦,大家在里面助念;他满面悲戚地在门外徘徊。作为功德会工作人员的笔者走上前去,和他好好聊了起来,从理论到事实,讲解了佛法的真理性(一般人理解的科学性)和西方极乐世界的殊胜。我说道:当释迦牟尼佛指着清亮的水说,这里面有“八万四千虫”的时候,或许听说的人有可能将信将疑或者全然不信;可是等到人类发明了显微镜之后,人们才知道释迦佛完全正确,水中确实有大量的微生物。人的视阈、听阈、各种感觉知觉等等感知能力有着巨大的局限。我讲,就是您的母亲这样重的病,痛苦都还能忍受,甚至几乎不怎么痛苦,是不是也说明了佛法有道理?我恳切地谈到,您母亲到达西方极乐世界去,一是身心会得到最大的快乐,二是会有大本领来救度众生无数,建议您去帮帮您的母亲,您作为他的儿子,虔诚求佛加持,比我们所起的作用要大;您自己也更有福德! 肖先生听了这些话,认真地进去参与到念诵之中。曾经认为母亲需要休息,让大家晚上不要助念的王海棠老菩萨的女儿,也是经过类似这样的劝说之后,开始给母亲助念了,接着,王海棠老菩萨的女婿、儿媳,一个个都加入了虔诚念佛的队伍。笔者问看着孩子们给自己助念的王海棠老菩萨:“您老人家开心吗?您的孩子们都信佛了、都念佛了!这下也放心了,是不是?”老人家点点头,露出了笑意。 黄师兄也特地找来一些书籍给肖先生他们阅读。 王海棠老菩萨想必也能发现这件很突出的事:她的儿子从此面容美好了许多! 当然,这里面也有王老菩萨对子女的感染,尤其是临终前,老菩萨因为瘦弱不堪,身上除了骨头就是皮了,没有了肌肉,右侧吉祥卧面对阿弥陀佛,时间久了,右胯竟磨脱了一块皮,流出血来。医务人员和大家想让她换个体位,她却绝然不肯,坚持吉祥卧,坚持面对着阿弥陀佛(像)!孩子们受感动啊!王海棠老菩萨的丈夫也合十念了佛(左为其女儿)洒净仪式上虔诚的儿子女婿也跪着为岳母助念(着白汗衫者)深夜为婆婆守灵助念的儿媳 王海棠老菩萨的妹妹王海定师兄在助念中起到了中坚的作用。这是位虔诚的老居士念佛充满法喜而精力充沛,她给予她的姐姐很大的帮助,也同样为外甥、外甥媳妇、外甥女、外甥女婿等亲人拜佛信佛起到助缘的作用。(右一:王海定师兄,右二右三:王海棠老菩萨的女儿、儿子)(四) 8月11日晚19点,九江高山寺住持来昌法师带领4位出家师来到助念室举办王海棠老菩萨入龛仪式。助念室里一派庄严。接着来昌师和镜义师等带领居士和王海棠老居士的亲朋好友一起举办了荼毗仪式。 19点25分,王海棠老菩萨的女儿、儿媳以及姐妹,一起为老菩萨擦身换衣。此时,距离王老菩萨故去已经整整27个小时了。大家发现她全身柔软,所有的关节都很灵活,绝无僵硬,换衣服很方便;肤色也很白皙美好。有的师兄就嘱咐王老菩萨的女儿、妹妹去探老菩萨的头顶,看有没有热度。她的妹妹、女儿探了之后,觉得像是有鸡蛋那么大一块有点热的感觉。大家听了都备受鼓舞。 依据老菩萨的深信、切愿、持名,根据她故去前后这诸多的瑞相,应当往生西归无疑。 正如来昌师在入龛仪式上指出的:天然已毕无一物,凡躯脱落万事休。阳寿即尽平如纸,秋宵一人生西方。 镜义师也指出,依据这诸多的瑞相,老人家应当是往生西方了。这一切一是靠阿弥陀佛的大愿力,二是靠老菩萨对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心,三是靠老菩萨亲属对父母的报恩感恩之心,四是志愿者莲友的菩提心,四种因缘和合才成就了王老菩萨的殊胜;祝愿王老菩萨能够乘愿再来! 随后,请王老菩萨入龛。封龛之后,大家纷纷向王老菩萨肉身行礼。她的一个莲友,边行礼边说,你先走了,走得好,向你学习,我们到西方极乐世界再见面!不少人赞叹老人家的福报,能够成为安养院第一位临终关怀对象,福德因缘不可谓不大不殊胜。 8月12日凌晨5点,王老菩萨的坐龛被稳稳地抬下了4楼。在大院里,来昌法师等举办了简短的送归仪式。 5点18分,载有王老菩萨坐龛的大卡车准时启动,在一路的阿弥陀佛唱诵中,来到了高山寺不远的化窑……(五) 老人家走了,安养院的第一例临终关怀已告结束。社会上一片叫好声。不少的老人家表示要到这里往生。 王海棠老菩萨的孩子们都认为,到这里来太正确了、太好了,他们的母亲来到后明显开心、安祥、舒适了许多,也减轻了痛苦。她的女儿女婿说,看到助念的人跪在那里那样投入、虔诚,我们真是好感动好感动!她的儿子说,这个安养院给我的感觉是干净、温馨、充满爱心!硬件上,整洁卫生;软件上,志愿者和工作人员都非常热心、诚恳、友善;几天来不管是对病人还是对病人的家属,甚至连生活上都照顾的无微不至(《助念团团规》第11条规定:丧家所备之茶水可饮用,三餐由功德会操办,以免增添亡者眷属之困扰。这规定是指助念者到亡者家去。现在来到了安养院,三餐等更是要一并帮助亡者家属了。值得一提的是,功德会斋堂做饭的老菩萨们,每顿饭都要等到这些亲属、助念者吃完,自己最后才吃,有时都要等一两个小时)! 镜义法师此时则为安养院的临终关怀工作以及助念团的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8月12日下午,他主持召开会议专门总结部署这两项工作。他指出:在扩展助念队伍的同时,要反复组织助念者的培训,以统一理念完善助念;要确立把往生者当做自己家人的心态,提升自己的境界;要做好对往生家属、志愿者、其它莲友的沟通。他提出规范助念的5大环节:一、洒净(在助念室洒净,将冤亲债主在佛堂立牌位超度);二、忏悔(包括助念室里为往生者以及佛堂里为往生者的冤亲债主两个方面);三、念佛(同样指两个方面);四、开示(针对往生者及其冤亲债主两块);五、助念者的规范换班。 王海棠老菩萨也可以放心了,更多的修行人将得到更好的临终关怀。 笔者耳畔仿佛一直回荡着那慈悲庄严的念佛声;仿佛一直回荡着助念团员的誓词:“视行人如己,恪守规则,至诚念佛!视行人如父母,尽分尽职,恳切念佛!愿所助念者,皆得生净土!”仿佛一直回荡着助念章程的结语:“他日因我助念往生者及我们全体团友,必将共同相聚在西方极乐世界,七宝池畔,大悲慈父阿弥陀佛身边!” 南无阿弥陀佛!后记 8月18日上午,王海棠老菩萨的儿子肖先生和妹妹王海定师兄代表全家专程到东林慈善安养院道谢。 肖先生依据九江的习俗,在安养院大院燃放了鞭炮。随后,他和小姨将带来的锦旗和西瓜送给了功德会。 功德会会长助理谭敏师兄代表功德会接待了他们。

产品中心